王兴与梁建章的多元化之争,我站在梁建章这边

时间:2017年7月12日 9:21 点击:727次 

美团的王兴和携程的梁建章争起来了。王兴认为,美团必须坚持目前的多元化扩张状态,“在科技变革的前半段,因为风险非常大,所以需要用小团队去探索。但到了后半段,红利变小,整合成为了释放红利的方式,这时候多业务的公司会比单一业务公司更有优势。” 而梁建章认为,企业的发展越来越依赖创新,而不是规模,专业化是历史趋势,专业化才能孕育创新。

这场争论引来了不少路人围观,也不乏七嘴八舌发表看法的。虽然我一直很看好王兴的谋略和美团的战斗力,但这一次我还是选择站在梁建章这边。在我看来,互联网行业的多元化,有着明显的早期的、粗放的、野蛮的特点,是这个快速发展形成中行业在初期不可避免的无序带来的结果,但是经过了 20 多年的发展,秩序已经建立,专业已经形成,继续干浑水摸鱼、军阀混战这种事,对行业就不再有任何建设性了。

(王兴)

其实王兴并不是始终偏好多元化的,千团大战的时候,美团是不多的坚守团购主业的公司,甚至果断放弃了抓眼球的实物团购,比如 “0 元团购 iPhone 4” 这样的噱头,坚持把线下服务的团购这一件事做深、做透、做科学,做成一件技术活,并且因此笑到了最后。团购硝烟散去,业务趋于稳定以后,王兴发现了外卖、电影票、酒店等新的机会,于是派出“小团队去探索”,竟然颇有斩获。这大大激发了他对多元化的兴趣,于是开始在多元化上投下重注。

此外,多元化会带给人疆土很大,边界很远,城池很牢的虚幻的安全感,王兴恰好需要这种安全感。王兴是一个对外部世界有着强烈不安全感的人,外部的一切都是靠不住的,除非这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。

2010 年创办美团的时候,王兴说他第一次有了特别踏实、特别安全的感觉,因为美团第一天就有收入,公司的命运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。而之前创办的校内、饭否、海内,都离钱太远,不得不依赖 VC 的钱,关键时刻就可能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。

不久前,面对媒体有关敌人和朋友的提问,王兴说:“我不太喜欢敌人这个说法,我更愿意说是——同行公司。朋友是能与我们合作的公司。” 在被问到互联网圈有谁是你的朋友时,王兴答道:“腾讯。同时它也是我们一个很重要的股东。”

我翻译一下:美团是一个既没有敌人,也没有朋友的公司,只有同行公司和重要股东,且最终都会是同行公司。为什么?因为美团是一家只关注核心,不关注边界的公司,所有需要扩张的地方,最终都会扩张出去,所有曾经不是同行的公司,最终都会成为同行,包括阿里和腾讯。

再翻译回王兴的话就是:美团的公司使命是 “We help people eat better,live better”,“在这个使命之下,我们认为凡是最终要发生的,我们就会选取合适的角度进入。”

尽管王兴对阿里巴巴这家公司没有尊敬,但他对美团的期望,却是成为第三产业的阿里巴巴。阿里巴巴 2017 财年的商品交易总额为 3.77 万亿,占中国零售市场的 11%。2016 年中国第三产业增加值占 GDP 的 51.6%,规模为 38.4 万亿,如果也能像阿里巴巴一样占据其中的 11%,就是 4.22 万亿,比阿里巴巴还要大。就像阿里巴巴做了外贸 B2B,做了淘宝集市,做了支付宝,做了天猫,做了阿里云,做了菜鸟…… 在 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” 这个使命之下,凡是最终要发生的,阿里巴巴都选取合适的角度进入了。

因此,几乎可以确认,王兴是马云的粉丝。在美团看来,要想 live better,就得 eat better,阿里就是个好榜样,必须把自己的胃口撑得越来越大,大了,就安全了。

所以,越来越多的公司成了美团的同行公司。好吧携程也是美团的同行公司,王兴可能会想,说不定梁建章就是因为这个跟自己开战呢。不少旅游从业者觉得,让美团进来也挺好,省得携程店大欺客。但是美团照样店大欺客啊,甚至欺得更狠。我有个朋友在一个小城市做美甲生意,过去这些年依托美团和大众点评,尽管利润微薄,好歹还活得下去。美团吞了点评后,他生意就难以为继了,因为美团店大了。

从战斗力来说,美团非常强,近年来美团四处攻城略地、开疆拓土,也都证明着这种看似无往不胜的超强战斗力。但王兴自己也很清楚,在美团进入的每个领域,目前还只是建立了一些浅层次的连接,而这种很浅的连接长远看是没有价值的;可是同时他又相信,美团可以一边进入越来越多的领域,一边把每个进入的领域的连接都能做深做厚,为不同领域的实体店提供最专业的商业软件。或者说,美团的推土机能够修剪出最精美的苗圃。但我不相信这种事。

携程在专业性上要走的路还长,但梁建章的道理是对的。所谓专业,就是把力量集中到一个点上,而不是散布到无边无际的一条线甚至一个面上。
本文转载自公众号 keso 怎么看(微信 ID:kesoview)